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百亿扩张遭遇紧缩寒流 银亿股份实控人资金链断档

时间:2018-09-15 12:01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银亿股份(000981,股吧)(000981.SZ)正在筹划重组。与过去两年一致,此次重组收购的交易对象,本质上依然是银亿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熊续强,交易资产实质亦为境外资产。近3年来,熊续强动用130亿资金,通过其控制的非上市公司主体,从境外购买资产,然后转卖给上市公司。前两次,此种跨境并购交易均得以成功收尾,这一次,在提交新的交易为银亿股份谋求更多资产之时,一个巨大的问题暴露于世人之前,熊续强资金链出问题,相关方与5家金融机构的8笔融资交易已经违约。

  4.1亿质押盘遇险

  静待股票复牌的银亿股份投资人于9月12日遭遇当头一棒。这一天,上市公司没有披露有关最近一次重组的最新进展,甚至亦未回复深交所有关此次重组的问询函,此前,深交所已就回复时间给了截止日期——9月7日。上市公司披露了一则关于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的重要消息。其核心要义为他们与5家金融机构的8笔股票质押融资交易,没有及时还钱,构成违约。

  上述表格上共涉及股份4.1亿,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17%。根据5家金融机构披露的违约处置通知,上述股票可能将被强制减持。

  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即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根据公开信息,熊续强,1956年生,宁波人,曾任宁波市委办公室秘书,宁波乡镇企业副局长,1995年前后下海,以房地产起家,2010年以90亿身家成为宁波首富(数据来自胡润富豪榜),2011年成功借壳ST兰光,这家公司正是目前更名后的银亿股份。熊基凯为其子。

  获得银亿股份控制权以后,熊续强以此为起点,开启了在A股资本市场的征途,于2014年3月拿下康强电子(002119,股吧)(002119.SZ)控股权,2016年4月拿下ST河化(000953.SZ)控股权。不过,仅以市值而论,康强电子与ST河化两家上市公司的加总市值不超过40亿元,仍属于A股公司的末流。

  尽管熊续强以其实际控制的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和宁波保税区亿旺贸易有限公司,对康强电子合计持股近27%,然而由于不断有新老猎取者的涌入,康强电子至今处于股东割据的状态,熊续强方并未实际掌握控股权,此种分裂亦是这家公司并购永乐影视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ST河化刚刚于2018年6月11日走出退市风险警示,但其主业依然羸弱,未来产业格局的前景远未打开。银亿系看似雄踞3家上市公司,其核心依然是银亿股份。

  据2018年8月31日银亿股份披露的半年报消息,这家上市公司目前拥有的资产规模超过428亿元,2016年年报公布时,这一数值为252亿元。不到3年时间,资产规模增长近70%。在上述数字扩张的同时,其产业面亦在短时间内从房地产扩张到汽车相关产业,如汽车动力总成业务、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业务。

  如果此次,上市公司能顺利将日本艾礼富资产成功注入,这家公司将以此迅速进入汽车传感器业务。它们共同构成银亿股份的高端制造产业基础,与房地产形成这家公司的产业两翼。

  此种局面的速成并非来自银亿体系内从无到有的产业煅造,而是通过产业并购实现,最大的成本不是时间,而是现金。“这几年老板做的几次收购,调动资金大约130亿元。”银亿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介绍。

  熊续强1995年前后下海,后创办宁波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房产”),至2011年,银亿房产借壳ST兰光之时,查看当时披露的交易价格,银亿房产估值33亿元,上市公司则更名为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这笔交易完成之时,熊续强通过名下公司——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股份高达89.41%,离非公众公司90%的持股红线仅一步之遥。

  3年130亿跨境并购

  至2015年年底,这家地产类上市公司已经迅速崛起为区域性房地产龙头企业,总资产超过247亿元,房产开发步伐已进入上海、南京、南昌等长三角城市群,以及沈阳、大庆等环渤海湾城市群,甚至进入韩国市场,其房地产业类型除住宅以外亦有星级酒店,子公司超过60家。此种基础刺激着熊续强的扩张野心,2015年年报对公司未来如此描述:“谋求转型升级、多元化拓展、国际化经营为方向。”

  机会出现于2015年下半年。

  据2016年9月30日披露的重组交易草案,2015年,总部位于美国的跨国公司ARC集团的股东——CAP-CON向全球竞价出售ARC集团资产。ARC集团是全球第二大从事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生产商。8月6日,熊续强旗下公司银亿集团收到CAP-CON发出的第一轮非约束性报价邀请函,一同收到邀请函的另有9家潜在买家。

  2015年8月21日,银亿集团提交第一轮报价,4.46亿美元;同年10月16日,银亿集团提交第二轮报价,4.46亿美元;十天后,10月26日,银亿集团提交约束性报价,4.46亿美元。

  最终,在多轮竞价后,熊续强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香港昊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昊圣”)与CAP-CON签订股权收购协议,并于2016年2月5日支付交易总价款4.91亿美元。为了在短时间内完成交易,在调动资金方面,CAP-CON甚至向熊续强旗下公司提供了1.53亿美元借款,这笔借款成本高达年化8%。按照2016年2月5日1美元兑人民币为6.5314元折算,另外算上其他费用,为完成这笔交易,熊续强名下公司共计支付34.27亿元。

  不过与A股其他资本玩家不同的是,熊续强并没有把这笔资产高溢价转卖给上市公司,进而实现套现。在向上市公司出售过程中,这笔资产最终定价为28.45亿元,这一价格与收购成本34.27亿元相比,甚至出现折价亏本现象。另外,在转卖给上市公司之后,熊续强通过西藏银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银亿”)获得的交易对价并非现金,全部为上市公司股份,达4.81亿股,每股价格5.91元(注:由于在收购过程中实施了公积金转增股本,原本增发价17.73元除权后为5.91元)。

  完成于2017年11月的另一笔跨境并购也使用了类似方式。2017年6月1日披露的重组草案记录了关于这笔并购的始末。机会同样出现于2015年,这一年的11月26日,比利时邦奇的股东向全球多位潜在买家发出出售全部股权的邀请函,比利时邦奇是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熊续强决心参与,同年11月30日,银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集团”)向卖方递交非约束性报价。

  2016年3月6日,熊续强名下公司与卖方最终约定购买协议,交易对价为9.48亿欧元,按照当天的汇率,折合人民币为71.1亿元,这一数额于2016年8月予以最终确认。

  拿下比利时邦奇以后,熊续强迅速将其转让给上市公司,最终于2017年11月8日宣布完成,转让价为79.8亿元,与前次收购成本相比增幅12.25%,这笔交易,熊续强账面上赚了8亿元,尽管如此,熊续强从上市公司获得的交易对价依然是股份,每股价格8.65元,共计获得9.23亿股份,这批股份计入宁波圣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圣洲”)名下,后者正是为这笔跨境并购而设立,于2016年6月1日注册成立,为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所有。

  在吃下两笔大额资产后,2018年8月28日,上市公司披露了另一起重组预案,熊续强为上市公司带来第三笔境外资产——日本艾礼富,全环知名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

  熊续强卖资产给上市公司为何选择股价支付而非现金?银亿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称:老板看好这些资产的发展前景。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