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不求全国第一 但求战略布局落地生根开花

时间:2018-08-13 09:29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证券时报记者 刘凡

  26年前,学成归来的宋礼华以学者身份“下海”,创办了国内较早将干扰素国产化的生物医药企业——安科生物,成功打破了海外企业的垄断。

  如今,安科生物不仅成长为国内生物制药领域的领先型企业,更在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开发、基因检测等精准医疗的多个领域全面布局。如宋礼华所言,一步步紧跟市场、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是安科生物多年的发展策略。安科生物由此打造了一条完整的生物医药产业链,营收和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均持续超过20%。

  安科生物为什么能多年持续稳定增长?公司为何选择全产业链的布局?未来如何实现“百年安科、百亿安科”的目标?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日前,安科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接受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的采访,详解安科生物发展之路。

  谈发展经验:

  员工持股+坚持主业

  周一:很高兴有机会走进安科生物。安科生物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有很多很好的布局,市场也给了一个比较好的估值。请你跟大家分享一下公司高质量发展的经验。

  宋礼华:这几年,公司是循着市场的步伐走过来的。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现在的战略定位,而是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我们总结了很多年,大概也知道什么样的经营策略和战略符合公司的发展。从效果来看,我们没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也没有经历大起大落的波折,基本实现了平稳发展。

  周一:公司成立二十多年来,有哪几步你觉得走得比较成功?

  宋礼华:一是我们公司的体制。安科经历过几次股权变更,已发展成为全体骨干持股的模式。它不仅仅是一家公众公司,更是一家员工持股的上市公司。现在公司有2000多人持有股份,这样的体制是适合安科的,这是我们的核心保障。

  第二个关键点是坚持主业不动摇。大家可以看到,安科生物这么多年来基本上还是沿着生物医药这个主线发展。中间虽然有几次其他的布局,但是尝试以后发现“术业有专攻”,还是回归到安科的发展主线上来了。

  周一:你感觉和往年相比,今年的经营是不是更具挑战性?

  宋礼华:安科是2009年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之一。9年来,各家公司总体发展较平稳,但也出现了一些分化。应该说,今年是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众所周知,问题主要出现在去杠杆、宏观经济整体下滑上面。首批创业板28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家,几乎每个人都用了杠杆,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我们的本意都是为了公司发展,其中绝大部分人是投资自己的企业。像我这样杠杆用得少的还好一点,用得多的今年压力比较大。此外,今年融资比以前更难、更贵了。

  周一:为什么在有机会的时候,你没有把杠杆用得更高、速度更快一点?

  宋礼华:这个可能跟我自己的理念也有关系。我是一个不太愿意冒太大风险的人。另外,我们企业平稳发展,不需要特别大的投资,我本人也无意利用杠杆撬动所谓的资本运作。

  我和员工一起增持公司股票的过程中用了一些杠杆,不多,我也不想负债太多。安科的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是有收益的,我觉得我不能一个人占用太多资源,就把这些机会让更多的员工来分享。

  周一:上市至今,你从未减持过?

  宋礼华:对。我的杠杆不高,但也有很大的压力。我也想过减持,但考虑到资本市场对于实控人减持非常敏感,所以还是自己多承担一点压力吧。上市公司以外的事情我基本上不做。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和精力,也不愿意到我专业领域以外的地方去投资。

  周一:2015年以后,安科生物都能在比较好的时点以相对较好的价格并购了一些不错项目,怎么做到的?

  宋礼华:我们也投过几个小的研发企业,但是很快就发现,我们擅长的还是老本行。

  在选择标的企业方面,我定了一个目标。一方面,企业文化要符合我们的发展战略,有着相似甚至相同的技术和产业背景;另外是要形成一定的市场竞争力或市场规模,比如我们并购的苏豪逸明、中德美联、博生吉等。博生吉属于CAR-T行业,我看中的是它的未来。其他的几个项目有利润,并购之后没有给上市公司增加负担,不拖后腿。

  事实证明,我们看准了。我没有把这些并购标的作为附属企业,而是当作主业来看待。这些企业家既是子公司的掌门人,又是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者。他们不仅要把他自己原来的企业做好,还要在上市公司分管部分板块。对他们来讲,这也是体现个人才华和价值的好机会。

  谈布局:

  投入精准医疗四大板块

  不追求第一但求项目落地

  周一:公司围绕主业做了很多布局,比如CAR-T、单抗还有溶瘤病毒等。每一个布局都是需要大量投入。你有没有考虑过,集中投入某一个方向?

  宋礼华:我们布局的点比较多,CAR-T、基因检测、溶瘤病毒、单克隆抗体,这是精准医疗四个比较经典的板块,安科都有了。从实力上讲,比如单抗项目,可能比不上国内某些已经在做单抗的大企业,我们起步比人家晚,但我现在可能沾了国家政策的光,就可能会赶一个早集。将来我也不指望是独家垄断,希望理性地参与竞争。

  CAR-T领域,未来我们可能做不到第一,或者根本就做不到跟“大块头”竞争,但我们会尽量满足国内肿瘤病人、医院在便捷、低成本、低代价方面的需要。这样,我们的业务也会有比较大的发展。

  基因检测领域,安科的基因检测实际上涵盖了法医检测、肿瘤基因检测、生长发育基因检测和其他的基因检测,重点突破的是法医检测。大家知道现在全国著名的几个案子,用的是安科子公司的诊断试剂和技术。这方面,我们已经形成了细分领域的竞争优势和特色。我们还有一个精准基因检测医学检验所。这个行业现在正是一片红海,我没有指望该业务为公司贡献更多的利润,但希望它能够在大浪淘沙中胜出。

  溶瘤病毒领域,国内还没有一个规模、技术走得特别靠前的企业。相对来说,安科还算起步早的。这里有个背景,我们溶瘤病毒技术发明人是我最早的合作伙伴——中科院的刘新垣院士。老先生是我最敬佩的人,90岁第二次下海,他首先想到的合伙人是我。我也非常有信心把这项领先的溶瘤病毒治疗技术实现产业化。

  这些我都没有打算要做到全国第一,因为中国市场巨大,不一定非要做到第一,能够让每一个技术落地、生根开花,这就是我的梦想。

  谈增长:生长激素今年预计可保持快速增长

  周一:在楼下参观公司展厅的时候,我看到有一句口号叫“挑战进口洋药,振兴民族药业”。

  宋礼华:这是公司早期的口号,现在看有些狭隘,但确实是我们创业之初的志向。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